中国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面临的风险分析

  • 新闻
  • 2017-03-30 00:00:00
  • 编辑:杨涛
  • 分享到:
  • 0
  •    

    中国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面临的风险分析

        王孝松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武睆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研究生

       改革开放的进程,实际上是中国不断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过程,中国在分享全球化果实的同时,也以开放战略促进了国内制度的不断完善。而在当前全球经济持续低迷、逆全球化浪潮席卷之际,中国企业大力推进“走出去”战略则成为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从国际经济活动中获取利益的重要内容。2005年-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年均增长速度高达37.03%,并于2015年成为世界上第二大对外投资国。而随着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快速发展的同时,中国境外投资企业遭遇的准入壁垒、东道国的经济风险、政治风险、法律风险、社会风险等投资风险也日益增加。东道国的投资风险会增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不确定性,并给境外投资企业带来严重损失,影响着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进一步发展。

      中国企业早期的对外直接投资,大多是政府驱动的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在2005年,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对外投资存量占比高达81%。而近年来,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多元化的趋势逐渐加强,而国有企业仍为国家对外政策的主要执行者,国有企业对外投资存量占比虽然有所下降,2015年仍然占有50.4%的比重。在面临东道国多重风险的情况下,国有企业的境外投资经营情况,关系着国有企业的未来发展前景和中国参与国际经济活动的利益得失。

      一、中国国有企业对外投资现状

      根据2005-2015年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2015年末,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者达到2.02万家,从其在中国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注册情况看,国有企业的数量占比不断下降,从2005年的29%下降为2015年的5.8%。在对外非金融直接投资9328亿美元存量中,国有企业的金额占比同样出现了下降,从2006年的81%下降为2015年的50.4%,相应地,非国有企业的金额占比从2006年的19%上升为2015年的49.6%(图1)。在中国企业“走出去”初期,无论是从数量还是金额来看,国有企业都是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主力,而随着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不断发展,非国有企业不断地加深其参与程度。

      

      根据作者的计算,国有企业占对外直接投资流量的比例很高,详见图2。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从2005年持续增长,但在2013年有一个回落,2014年又有所上升。图3分别展示了样本中国有企业的数量、金额在该样本中的占比,可以看出,国有企业的单笔对外直接投资金额较高。

      

     
        进一步分析表明,2015年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最多的行业为交通运输业,其次是能源产业,第三位是房地产行业,且前三位行业占匹配样本中2015年对外直接投资额的78%。国有企业主要投资于发展中国家,其中对巴西的对外直接投资最多,为61.5亿美元,占该样本2015年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比例为8.31%,其次分别为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等。2015年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最多的地区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其次是东亚及太平洋地区,两个地区占比达到46%,南亚地区和中东地区分别拍第三、第四位,且投资金额比较接近,国有企业投资最少的地区是北美洲地区,可能与诸如美国对中国国有企业审查制度有关。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在不同收入水平地区的分布变化比较大,2005至2010年、2013年投资最多的地区为中高收入水平地区,2011年和2012年投资最多的地区为高收入水平地区,2014年和2015年投资最多的地区为中低收入水平地区。

      二、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面临的风险分析

       首先,国有企业在对外直接投资过程中面临的风险来自诸多方面,如企业内部的金融风险、质量风险等,其中不仅包括企业的内部风险,还包括企业面临的外部风险,我们将国有企业面临的全部二级风险列于表1之中。

      

      进一步地,本文利用东道国国民生产总值等指标得出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目的国或地区经济发展程度较低,但发展潜力比较大,政府干预较少,自然资源丰富,但科技水平和基础设施建设水平较低。本文利用世界银行经济学家编制的全球治理指数(包括政府问责程度、政治稳定性、政府效率、管制质量、法治程度、腐败控制六个指标)、世界银行衡量商业法规的《全球营商环境报告》(衡量了其项目下办理所需的程序、成本、时间等成本及供应质量)、全球国家风险指数中的政治风险及美国传统基金会衡量的经济自由指数得出国有企业的投资额与绝大部分指标呈负相关,说明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面临的局面很不稳定,风险较大。

      另外,本文用两国在联合国投票的一致性和建交时长来衡量两国的政治关系;用双边投资协定签订的虚拟变量来衡量双方的经济关系,用两国首都距离来衡量双方的地理关系,得到双方政治、经济关系越好越促进国有企业的对外直接投资,而距离越远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越多。

      综上,从东道国层面来看,不论是经济因素还是制度因素,国有企业的投资额与绝大部分指标呈负相关,说明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面临的局面很不稳定,风险较大,不同机构衡量的相关指标均验证了这一点,而自然资源呈正相关,说明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自然资源的导向性,说明国有企业或国家为了追逐廉价的自然资源,选择承担风险;从双方关系来看,国有企业的对外投资额与政治关系、经济关系、地理关系均为正相关,说明国有企业在对外直接投资中更多的是作为国家政策的执行者,而国家政策的制定考虑更多的双方的政治关系、经济关系,对东道国的经济政治制度考虑较少。

      三、中国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风险控制策略建议

      对现有的投资,国家应该增强风险预测和防范能力,建立相应风险应急机制,如强化海外投资风险预警措施、奖励海外投资损失准备金制度、完善海外投资商业保险制度等,为境外投资活动提供更全面的保障。对未来的投资,国家应该充分考虑东道国的经济、制度等信息,预测投资企业可能会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在与国家缔结合作合约时,应将相应的解决要求纳入合约范围之内,尽最大的可能保证投资的成功。

      对现有的投资,国家应该注重与东道国良好关系的维持,以保证投资的成功进行。但现有很多东道国的经济、经营、制度等情况较差,国家在考虑全球战略部署时,应该改善与其他适合投资的国家的双边关系,如签订高标准的双边投资协定,促进双方的经济合作,以确保中国企业对外投资有一个良好的经营环境。

      另外,国家在融资、政策等方面对国有企业的支持力度较大,国家应对国内其他所有制的优秀企业提供相应如融资等政策的支持,简化对外直接投资业务的办理程序,让市场发挥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促进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多样化。也可以考虑国有企业和其他所有制企业合作进行对外直接投资,国有企业可以利用其融资等的便利性,其他所有制如私人企业可以利用其自身的灵活性、高效率等直接地参与东道国的市场竞争。

  • 分享到:
  • 0
炫图
视频
推荐
  • 首页

  • 投稿

  • 网站地图

  • 二维码二维码

  • 返回顶部

左侧广告说明

×关闭

右侧广告说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