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歌吟

  • 作者:魏红花
  • 分享到:
  • 0
  • 秋天在金银般透亮的阳光下熟透了,纷纷扬扬铺满了一地的金色。

    农家院落里码放了黄灿灿的玉米、红红的辣椒,沉黄的麦秸垛在屋后散发着淡淡的麦香,路边醉金的秋叶酣睡在田野柔软的掌心里,白花花的棉海里绿色的采棉机席卷了大地的丰收。这就是火热秋天的画风,成熟得那样生动新鲜又高调霸气。

    季节倒是美得不可方物,但终究是不可能停下来日日观风景的。最近好生忙碌,亲戚家里不知咋样。给我的维吾尔族亲戚司马义·买买提打了个电话,铃声响了好半天没人接听,放心不下,我把他送我的围巾绕在颈上,又买了些鸡蛋、牛奶、水果拎满两只手……必须要去一趟的,看看他家地里的活计需不需要我这个棒劳力。

    奔赴住在兵团第十三师火箭农场五连的司马义家的路上时,他的电话来了,原来在摘自家地头上的棉花呢,说是采棉机明天要进地采收了,先把地头的棉花拾掇拾掇。我说要到地里帮忙,他拒绝得蛮干脆,说一会儿忙完,家中小院相见。

    我提前到了,在司马义家院外踱步。对门一个四五岁的汉族小男孩探头探脑,我招了招手,他伸出可爱的小脸冲了出来审问我:“司马义叔叔不在家,你找他干吗?”我被这个机灵鬼逗乐了:“我是他姐姐,来串门的。”他撇撇小嘴不相信:“你们长得不像,你骗人,我告诉我妈妈去。”话音刚收,小脚丫便扬起一阵尘土飞跑而去。

    一路之隔的是新连部,粉白的三层楼独处在田园里,连部院子里红红黄黄的花儿团团簇簇扎堆盛放着,把秋天的小景侍弄得别具风情。

    正四下张望着,小男孩拉着他温良纯朴的妈妈出来了。我主动地说明了来意,年轻的妈妈善意地解释说:“我们两家平日里关系好,儿子这是在帮司马义看门呢。”我摸着小家伙的头喜欢得不得了,小男孩黑漆漆的眼睛里分明装着童话故事。我为我的亲戚有这样相亲相爱、守望相助的好邻居而心中窃喜。谈笑间,司马义夫妇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彼此热热络络地拉住了对方的手。

    推开小院,成熟的红枣落了一地。我们边聊天边拾捡地上的红枣,司马义家两个孩子都去上学了,家里40亩棉花地今年的收成估计不太理想。我们商量着要买几只羊搞搞养殖业。

    司马义夫妻俩都是勤快人,家里家外收拾得井井有条。我对认的这门亲戚打心眼里满意,他们为人真诚热情,过春节送我的手工馓子吃起来那叫一个甜香啊!

    情分是在岁月中累积的,生活中添了个亲人,时不时总会走动,一来二去便在心里扎了根。

    暮色四合,我匆匆赶回城区。回眼望去,司马义夫妇送别的身影在金秋的斜阳中被拉得好长。

    哈密的秋天在田野里熟透了,暖阳日日西斜,农忙更待何时。这几天,我的朋友同事们大都在亲戚家帮忙呢。微信里看见的尽是银花胜雪、果满枝丫的美图。

    生命中最喜欢的季节还是秋天,丰盈饱满处总令人感觉安稳妥帖,厚重敦实处又可见收获的喜庆。

    楼下院内儿子少时种下的苹果树枝条乱发,至高处却挂了两枚红红的苹果,顽童们脖子伸得老长,蹦得极高,不为贪嘴只为图个一时欢畅。

    阳光明媚,天空湛蓝,在秋天的大地上走一遭,顿觉浑身的筋骨拉伸了,任督二脉打通了,变得身轻如燕且又添了龙马精神。

    树树秋声,山山暖色。秋天必是这样妖娆丰满,四野大地是沉甸甸的明黄,明黄之下间杂浅绿淡白。站在高处眺望,阳光也是金黄灿烂的,洒下了一段黄金般的流光。人生的盛年亦不过如此,播撒和收成均在这诱人的色彩中缓缓沉淀。

    秋日晴天菊花香,一派空明新秋夕。经过姹紫嫣红的农场菊园时我放慢了脚步,认真拍了好几张花的艳照发给我的亲戚司马义·买买提,他上初中的女儿喜欢繁花细草,我们也常在微信里交流。

    爱美是不同民族共同的追求,我只想通过个人散发的微光,让亲戚家这个维吾尔族小姑娘心中时刻能种植一片馨香的花海。她若看到了丰硕的秋天,必会和我一样,感谢天空的蓝、流云的白和生命的苍翠或素雅。

    余秀华的诗《在秋天》写得好深情:在秋天,你注定要与田野来往/仿佛在那里才能收割良心/你也会说到流水与白色的云/只有这样才能靠近命运/秋天,有太多要做的事情/所以夜晚就有了不熄灭的灯盏……秋天的月色不会多出流水之声/仰望的人多出的是心灵的季候……

    圣洁的秋语内容丰富,必然谙藏着秘密燃烧的沉默,默默无语里饱含着对这个世界无尽的厚爱和期许。

    秋风醉了,秋天熟了,大地用宽广的胸怀拥抱着所有人,让我们深深感恩她吧。

  • 分享到:
  • 0
炫图
视频
推荐
  • 首页

  • 投稿

  • 网站地图

  • 二维码二维码

  • 返回顶部

左侧广告说明

×关闭

右侧广告说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