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办诊所须宽进严管

  • 作者:何勇海
  • 分享到:
  • 0
  • 原标题:社会办诊所须宽进严管

    在鼓励社会办医方面,深圳又一次有了新突破。11月1日,《深圳市诊所设置标准(试行)》正式实施,该《标准》最大的亮点是有两大突破,一是在全国首次突破诊所只能由医生本人申办的规定,不是医生也可办诊所;二是在诊疗科目上,也在全国首次突破诊所只能设置一个诊疗科目的规定,诊所诊疗科目可设置1至4个(11月1日《南方日报》)。

    什么人才能开诊所?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等有关规定,此前各地执行的基本条件是,需具备医师以上职称、在医疗机构连续从事五年以上同一专业的临床工作等。尽管鼓励社会办医、鼓励医生开诊所等利好政策不断出台,始终没有突破诊所只能由医生本人申办的规定。这虽然有利于加强对私人诊所的管理,促进私人诊所健康发展,但在医疗资源紧缺的当下,也不利于社会办医的能量充分释放。

    而深圳在全国率先“吃螃蟹”,放宽了对诊所开办人的要求,“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均可申办诊所”。这一政策创新,无论对于医疗专业人士还是创业投资者,都是一个巨大的利好。

    对不少医生来说,虽然开诊所的政策放开了,但他们要实现开诊所的愿望并不容易。只要他们还是公立医院单位的人,要想多点执业或者开诊所,医院大都会不乐意。医院明面上可能支持,暗地里却以增加工作量、搁置职称晋升等方式,限制医生在业余时间“单干”。所以这几年,社会上的医生开办的诊所并不多,可供医生多点执业的诊所也不多。而一旦“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均可申办诊所”,医生开办的诊所才会大量涌现,医生也会有更多的执业机会。

    对创业投资者而言,不是医生也可办诊所,则意味着其可以名正言顺地分享医疗大蛋糕。囿于此前诊所只能由医生本人申办,一些被创业梦想激荡的公立医院骨干医生在社会资本的帮助下,走出温暖的体制参与创业。另有一些社会力量也被医疗蛋糕诱惑,走上旁门左道,不是医生就向他人租借执业医师证行医,没有诊所则向合法医疗机构承包一个科室开诊。相信在深圳,这类行医会大为减少,因为非医生也可办诊所的话,何必再大费周章?

    不是医生也可以办诊所,对老百姓当然也有利好。一方面,百姓身边的诊所多了,有全科的诊所,也有心内科、神经内科等专科诊所,可以满足其多样的就医需求;另一方面,在看病贵的语境下,社会办诊所真正发展起来,市场竞争就会比较充分,诊所经营者就会想方设法提升医疗服务质量,降低医疗服务价格,以此吸引患者就医。

    诊所举办门槛被突破、诊所设置标准被放宽之后,面临的难题便是如何监管众多的诊所。深圳将建立长效医疗监管机制,包括医疗机构不良执业行为记分制、医师不良执业行为记分制、医疗机构负责人约谈制、通报公示制、全面巡查制、校验现场审查制、退出机制、扶持引导机制等。与此同时,深圳还将建立信息公示宣传机制,引进第三方专业评估机构,培育一批名诊所。措施有了,就看能否严格执行了。总之,诊所宽进之后更要严管。

     

  • 分享到:
  • 0
炫图
视频
推荐
  • 首页

  • 投稿

  • 网站地图

  • 二维码二维码

  • 返回顶部

左侧广告说明

×关闭

右侧广告说明

×关闭